与摄影大师萨尔加多面对面品读他献给地球的“情诗”

10月23日,萨尔加多讲座现场。(摄影:湖南日报社新闻影像中心记者 郭立亮)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中国摄影圈因为一位“大咖”的到来而激动不已,他就是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这位史诗级摄影家带着自己的作品《创世纪》来到中国。

10月23日,湖南日报社新闻影像中心记者郭立亮前往上海自然博物馆,与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面对面,聆听大师关于摄影的感悟,观看萨尔加多献给地球的“情诗”——《创世纪》。

虽然我们无法身处现场,但今天小编熊猫汤整理出萨尔加多的部分优秀作品,供大家一起学习分享。

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这个名字成了纪实摄影的同义词,他影响了中国的几代摄影师并为他们的创作带来了灵感。

10月23日至12月20日,萨尔加多“创世纪”个展在上海自然博物馆举行。此次展览展出他的245幅原作——这是对生活在地球上的无数生灵充满爱意的动人记录,也是8年游历32个不同国家的成果。影像将按照包括地球最南端、自然保护区、非洲、北方空间、亚马逊流域和潘塔纳尔湿地在内的五个地理单元来呈现。

“我们生活在对于地球来说至关重要的时刻,而照片是分享这个历史时刻的一种方式。用新的眼光来看,我们的地球是如此强大。对我来说,《创世纪》就是一首充满敬意的诗,我们是在书写我们的自然家园。”

萨尔加多常用的相机是徕卡。他随身至少携带3台相机,上面分别配装28mm、35mm和60mm的定焦镜头,目的是在摄影采访时只换相机不换镜头,避免耽误时间。

塞巴斯蒂安·萨尔加多1944年2月8日生于巴西文革摩里斯。1969年,25岁的萨尔加多在圣保罗大学取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后,移居欧洲。1970年,他开始接触摄影,并对这门瞬间艺术一见钟情。1973年,在非洲咖啡贸易组织任职时,他发现自己对摄影的爱好远远超过填写枯燥乏味的表格,于是辞去了这份工作,一门心思地搞起了摄影。他很快成为世界基督教协进会的专职记者,处女作是对撒哈拉沙漠地区旱灾的摄影报道。1974年,30岁的萨尔加多被法国西格玛图片社吸收,任摄影记者,开始了到世界各地拍摄照片的生涯。1975年起,他先后任法国伽玛图片社和玛格南图片社的记者。

萨尔加多摄影采访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不论面对什么样的题材,都与苦难者同呼吸,坚持从人道主义精神出发来拍摄照片。 萨尔加多是一位有思想、有自己信念的摄影家。他说:“用信念去摄影,是我生活的准则。”1982年,萨尔加多以其照片中浓郁的人道主义精神,获美国的尤金史密斯奖。1985年和1992年,他又以《埃塞俄比亚的饥荒》和《科威特的恐怖》两组摄影报道,连续两次在世界新闻摄影大赛中获奥斯卡巴尔纳克奖。

作为玛格南图片社的重要成员之一,萨尔加多的摄影方式与该社前辈布列松等人有一脉相承之处,但又有自己的特点:相同之处是对“决定性瞬间”的追求,一旦发现这种瞬间就立刻迅雷不及掩耳地抓拍;不同之处是,他认为走马观花式的照片多数都缺乏应有的深度,他宁愿走进所要拍摄的人群里生活一段时间,使所拍照片更有深度。萨尔加多说,从事纪实摄影的记者就是记者,不是艺术工作者,尊重现实和尊重历史是从事纪实摄影的首要条件。他说他在拍摄照片时从不考虑艺术创作的问题,如果有人认为他的某些照片有艺术性,那是他们自己的事。

孟加拉工人直逼镜头的眼神让你无法躲避,萨尔加多靠近被摄者进行拍摄,一下子拉近了观众与画中人的距离,让你不得不面对那来自画面的强烈信息——小伙子复杂的表情。

萨尔加多认为,人类的体力劳动生产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我们现在所拍摄的体力劳动照片,再过10年、15年就会变成历史的遗迹。于是他制定并实施一个计划,从80年代开始,奔走于地球上仍存在着体力劳动的各个角落摄影采访。乌克兰的钢铁厂、古巴的甘蔗田、卢旺达的茶园、玻利维亚的锡矿、印度的煤矿、巴西的金矿、中国的自行车厂……无处不出现萨尔加多的身影。1994年,萨尔加多把他6年多来在世界各地拍摄的350幅反映苦力生涯的作品,汇编成一本巨型画册:《劳动者——工业时代即将消逝的形象》。

对印度煤炭工人的拍摄也是萨尔加多记录人类即将消逝的体力劳动场面系列专题中的一个,煤矿工人面部除了眼睛与嘴巴外,其他地方由于长期工作在充满焦油粉尘的环境而变成黑色,劳动者勤劳、朴素以及充满人类尊严的表情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也是萨尔加多采取近距离拍摄的结果。

1986年当萨尔加多在巴西帕拉达高原露天金矿采访时,他看到了世界上最艰苦、最危险的劳动场面:5万名淘金者挤在一个巨大的土坑之中,他们背负着沉甸甸的矿土,靠摇摇晃晃的木梯爬上爬下,随时都有摔死的危险。萨尔加多说:“被摄者虽然衣衫褴褛,甚至赤身裸体,但是他们仍然具有人的尊严。我感到在我们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太多的不公平,良心驱使我把他们拍摄下来,借以引起人们的关注。”

帕拉达山区露天金矿的照片是萨尔加多记录人类即将消逝的体力劳动场面很有代表性的一组,画面中一个约相当于足球场大小的金矿居然集聚了五万同时工作的矿工,这是世界上最艰苦,最危险的劳动场面。

作为一名以对无家可归者、工人和经济移民的深刻记录而著称的摄影师,萨尔多加在几十年的事业生涯中,不管是接受到不同杂志资助还是自费,前往了100多个国家进行旅行。在世界各地的采访中,萨尔多加不畏艰险,为报道持续了10年的非洲大旱,他不远万里先后16次前去非洲,即使感染上了血吸虫病也没有退却,他一边治疗,一边坚持摄影采访。

也许是基于场地主题的考虑,也许是担心参观自然博物馆的孩子无法接受那些过于残酷的纪实画面,此次在上海自然博物馆展出的是关于自然和生命的摄影作品,看起来没有上面这些那么令人窒息了。

介于阿尔伯格和廷梅尔祖嘎之间的大沙丘。摄于阿尔及利亚贾奈特以南的塔德拉尔特。(2009年)

赞比亚的非洲象(学名Loxodonta africana)常面临被捕杀的危机。当它们发现人类和汽车靠近时,它们便会迅速躲进矮树丛里。摄于赞比亚卡富埃国家公园。(2010年)

穆尔西族和苏尔玛族的妇女是目前世上唯一仍旧配戴唇盘的女性。摄于埃塞俄比亚马果国家公园达尔圭的穆尔西部落,此部落位于金卡附近。( 2007年)

萨尔加多的旅行让他南至南极洲,观察帽带企鹅沿冰山行进,北至西伯利亚,在零下45摄氏度的严寒中跋涉,跟随原住民涅涅茨人牧放驯鹿。但是这个计划的灵感,来自他之前和妻子莱莉娅瓦尼科萨尔加多在巴西着手的一个项目,父亲赠予的一块土地成了郁郁葱葱的森林和生态保护的空白画布,“土地学院”这家非营利机构专门致力于唤起人们对日益退化的森林资源的保护意识。由于认识到他生长的那片土地被农耕和人类其他活动摧毁得非常彻底,于是决定通过自己积极的经历,寻求走出去,捕捉大自然最感人的、尚未被人类踏足的角落。

位于威德尔海域保利特岛与南舍特兰群岛之间的冰山。摄于南极半岛。(2005年)

南露脊鲸庞大的体型总会令人联想到某些史前动物,而近距离观察成年的露脊鲸是令人震撼和难忘的经验。成年露脊鲸身长介于50至65英尺(15至20米)之间,而其重量可达30至50吨之多。摄于阿根廷瓦尔德斯半岛。(2004年)

帽带企鹅栖息于扎沃多夫斯基岛和维索科伊岛之间的冰山上。摄于南桑威奇群岛。(2009年)

小科罗拉多河(源自纳瓦霍地段)与科罗拉多河的交汇处。在此交汇处的后方是大峡谷国家公园。摄于美国亚利桑那州。(2010年)相比之下,小编更喜欢下面这张布鲁克斯山脉东部的照片,它曾经在2014年上海摄影展上出现过。

当气候急剧恶化,涅涅茨人和他们的驯鹿便会在一个安全地段停留数日。摄于俄罗斯西伯利亚的亚马尔半岛,鄂毕河以北的北极圈。(2011年)

迄今《创世纪》已经在30个不同国家巡展,未来还将有11次巡展。到目前为止,“创世纪”已经在一些出色的机构展出,如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英国伦敦)、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加拿大多伦多)、罗马和平祭坛博物馆(意大利罗马)、摄影博物馆(瑞典斯德哥尔摩)、欧洲摄影画廊(法国巴黎)、爱丽舍摄影美术馆(瑞士洛桑)以及国际摄影中心(美国纽约),并且已经有超过300万人参观。

居住在巴西马托格罗索州的兴谷河上游的乌拉族人正在皮乌拉嘎湖上捕鱼。来自不同族群的民族在兴谷河上游生活着。摄于巴西。(2005年)

居住在塔瓦利亚(Towari Ypy )的佐埃女性习惯使用一种叫“乌鲁库”(学名Bixa orellana)的红色果子做为染料,这种红色果子也可以烹煮及食用。摄于巴西帕拉州。(2009年)

一只海鬣蜥有鳞片的脚掌的特写,海鬣蜥(学名Amblyrhynchus cristatus)摄于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群岛。(2004年)

照片里的明打威族的领袖兼巫师(sikeirei),正以西谷椰树的树叶制作过滤西米的器具。摄于印尼西苏门答腊的西比路岛。(2008年)

莱莉娅·瓦尼科·萨尔加多(Lelia Wanick Salgado)是一位职业设计师和城市规划师,在本次展览策划和设计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曾就读于法国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建筑系和巴黎第八大学城市规划专业,在为《摄影》和《望远镜》等摄影刊物工作后,她开始从事策展工作,曾为马格南画廊和留尼旺摄影节进行相关策展工作,并参与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画册和展览的设计与编辑。还有一点,她是塞巴斯蒂安·萨尔加多的妻子。

“那纯属偶然。我妻子是一名建筑师,年轻的时候我们住在巴黎,她就带着相机到处拍建筑。那是我第一次透过镜头进行观察,就在那一刻,摄影闯入了我的生活。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后,我成了一名经济学家,但相机带来的乐趣远大于此。渐渐地,我放弃了原本的职业,开始了作为摄影师的新生活,并一直持续到现在。” (来源:一听及综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