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代差下的帝国碰撞南非祖鲁王国选择与英国开战的原因探析

三百年前的南非正处在部落战争的混乱时代,在那方穷山恶水之间,杀出了一支叫做祖鲁的部族。

接下来的故事和曾经的蒙古、女真相仿,骁勇善战的祖鲁族在英明领袖夏卡的带领下迅速崛起,建立起了一个北起蓬戈拉河、南至图盖拉河、西抵德拉肯斯山的辽阔王国。

在夏卡及其继任者的带领下,祖鲁王国日益强大,统一南非东部几近成为定局,一个新兴帝国正在非洲大陆孕育雏形。

与此同时,地球另一端的大英帝国已经完成工业革命,率先进入蒸汽时代。在强大工业和军事实力的支持下,英国踏上了无休止的扩张之旅,开创了辉煌整整一个世纪的“不列颠治世”时代。

在1814年的维也纳会议上,英国从海上马车夫荷兰手中接手了位于南非境内的开普殖民地,正式将扩张的触手伸向了非洲南部。

在这场战争中,作为非洲土著的祖鲁王国付出了巨大伤亡,却没能挽回战败的命运。祖鲁人在南非的帝国事业未竟而终,沦为了大英帝国的附庸,令人扼腕叹息。

在后世人眼中,这无疑是一场不对等的战争,手持长矛的祖鲁人同装备着火炮的英国军队开战无异于以卵击石。

但出人意料的是,骁勇的祖鲁军队一度给英军造成了很烦,在伊散德尔瓦纳战役中甚至击毙上千名英军,送给了英国乃至欧洲军队几个世纪以来在非洲大陆上遭遇的最大失利。

我们因此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场战争,时任祖鲁国王的塞奇瓦约之所以选择同英国开战,并不能简单地用愚蠢和不自量力来进行评价。相反,作为一国之君,塞奇瓦约有着他自己的考量。

首先,祖鲁王国同英国之间进行的战争是一场反抗侵略的正义战争,有着天然的正义性和合法性

从文明和种族的角度来看,祖鲁族是非洲大陆土著,是南非土地上与生俱来的主人,他们有着守护自己家园的天然职责。

而英国人远渡重洋不远万里而来,他们的目的既不是散播文明,也不是联结友谊,而是征服殖民地,攫取经济利益。

纵观世界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欧洲列强在瓜分世界的征途上遇到了大大小小无数抵抗。在殖民者眼里,那些原始落后的原住民只不过是徒具人形的蝼蚁。但对原住民来说,即使是螳臂当车,他们也必须奋起反抗。原因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谋求生存。

我们之所以直到今天仍然在探讨这个问题,只是因为祖鲁人的抵抗足够惊人,惊人到在历史记涂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从这一点来说,即使祖鲁王国从来没有存在过,也一定会有别的土著国家站出来抵抗外来侵略,这是历史的必然。

生存需要资源,而资源的以获取需要通过不断的扩张来实现。对祖鲁王国这个建立不过六十余年的新兴国家来说更是如此,一旦扩张的进程停止,很容易就会由盛转衰,暴露并放大其在急速扩张中曾被忽视的各类矛盾。因而扩张是其保持生机和安全感的唯一途径。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扩张的脚步没有触及到英国势力范围时,祖鲁国王塞奇瓦约的外交政策是同英国结盟,联手对付双方共同的敌人——由布尔人掌控的德兰士瓦共和国。

直到1877年4月德兰士瓦共和国被英国人接管后,祖鲁王国才和英国产生了直接的利益冲突。

由于英国和祖鲁王国都有迫切的扩张需求,到了这个时候,双方只能期望从对方身上撕下血肉来喂饱自己了。

这充分证明了一个观点,即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一旦出现利益冲突,化友为敌就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祖鲁族是当之无愧的战斗民族,好战的基因写在了组鲁人的基因里。每一个祖鲁人在成年后都要加入军队,生活在有栅栏防护的军事村落里。

此外,祖鲁人十分重视军队的组织性和纪律性,他们要求下级必须无条件服从上级,在平时会使用队形训练的方法来强化这一点。

在这种全民皆兵、崇武好战的氛围里,几乎每一个祖鲁人都是能攻善战的优秀战士。

另外,消除执政隐患的需要促使塞奇瓦约意图染指纳塔尔,而纳塔尔已经是英国殖民地

塞奇瓦约的王位并不稳固。1861,塞奇瓦约的兄弟乌姆坤戈妄图篡位,失败后逃离祖鲁兰,来到纳塔尔定居下来。

乌姆坤戈不除,塞奇瓦约始终如同芒刺在背。因而坊间始终有塞奇瓦约想要入侵纳塔尔的传言,这个传言姑且不论真假,但已经给英国人提供了开战的理由和动机。

第一起冲突是祖鲁酋长西哈尤的两个妻子逃到了纳塔尔,而西哈尤的儿子们带领着祖鲁士兵来到纳塔尔,逮捕并处死了她们。这件事情在祖鲁人看来无比寻常,因为将逃跑的妻子处死在他们民族的传统中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英国人的态度则截然相反,他们认为此举严重侵犯了本国主权,要求严惩此次事件的领导者。

面对英国人的怒火,傲娇的塞奇瓦约只是象征性地拿出了50英镑,以此作为武装进入英国殖民地的赔偿。

紧接着,两名英国男子在图盖拉河靠近中部渡口的一个砂坝非法调查时被拘捕,但随后又被放走。这起事件成为短时期内英祖之间的第二次冲突。

在英国人眼里,狂妄至极的塞奇瓦约必须得到教训,很快他们就向祖鲁王国发出最后通牒:

在20天内将西哈尤的弟弟及两个儿子送交纳塔尔法庭审判;为拖延以前的要求缴纳五百头牛的罚金;为冒犯调查英国疆域的两位英国人的行为缴纳一百头牛的罚金;改革祖鲁军事体系,每一个男子在成年之后享有婚姻自由;普遍的参与战争的义务不受干涉,但在没有祖鲁国家大会和英国政府的同意之下不得召集同龄兵团;一个英国代理将被允许居住在祖鲁兰,他将帮助英国监督祖鲁国王和祖鲁国家大会;定居在祖鲁的传教士可以自由地离开。(以上条款需要在一个月内答复)

对祖鲁人来说,这份最后通牒中的内容显然是无法接受的。因为一旦接受了这些条件,就等同于丧失了祖鲁王国独立自主的地位。虽然力图避免战争,塞奇瓦约此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始备战。

这里不得不提的一点是,祖鲁军队的武器装备并非传言中那样落后。战争爆发前祖鲁人已经见识过英国火器的强大威力,也开始通过各种途径获取并在军队中装备火枪,最终只是由于多方面原因没有被祖鲁人真正使用罢了。

总而言之,以冷兵器为主的祖鲁军团在硬实力上同英国军队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祖鲁军队虽然在局部战场上取得过阶段性胜利,对大局来说却于事无补,最终战败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这场战争终结了祖鲁作为独立国家的历史,永远地改变了南非政治格局,对南非土著人来说意义重大。

同时,英国人也蒙受了巨大损失。在这场本该碾压的战争中,英国军队耗费了八个月时间才最终获胜,并付出了数千名士兵的代价。在英军服役的前法王路易·波拿巴的独子路易王子也在这场战争中被祖鲁人击毙。用欧洲人的话来说,路易王子的战死”结束了欧洲一个王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