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店作掩护贩毒 混在狗粮里发货

2017年8月,警方接到线索称,有人通过网络交易和快递运输的方式购毒。经排查,公安人员在某快递点截获了藏有的狗粮包裹,并查实了收件人陆某的身份。警方在某小区找到了陆某,这个文静的90后女孩似乎很难和贩卖毒品联系起来。“最初因为好奇和朋友一起吸食了”,陆某交代,她很快就迷上了这种毒品,并结交了一帮“毒友”,需求量也越来越大。

经朋友介绍,陆某在微信上找到一家名为“××宠物商店”的微店,陈列的商品也都是狗粮等宠物用品,但通过与店家的私下联系,说明需要的数量,店家就会把混在狗粮中一起发货,再通过微信收款,伪装成正当交易。

陆某购买的除了自己吸食外,还通过微信卖给其他有需要的人,其中部分由陆某男友张某协助贩卖。根据这条线索,一条制售的毒品产业链浮出水面。“××宠物商店”的店主谢某是一名居住在江西的90后男子,他通过微店做掩护,表面上卖宠物用品,暗中却做着贩卖的勾当。谢某联系的毒品下线除了陆某,还有田某、舒某、吴某、孙某等4人,交易方式都是下线通过微信、支付宝转账,谢某收款后用快递寄送经过伪装后藏有的包裹。

2017年8月至9月,谢某通过微信贩卖超过300克,涉案金额24000余元。“的来源有两个:从境外购买,在国内收购。”谢某交代,境外渠道是通过SKYPE软件与他人取得联系,从加拿大通过国际快递走私入境;另一种是收购国内种植的,赵某就是向谢某固定提供的种植户之一。在侦查过程中,海关又查获谢某走私入境的900余克。“种子是别人给我的,说种了以后自然会有人要收。”赵某是广西的一名农民,刚看到时以为是罂粟。知道这能赚钱,便把种子撒在自己田里和屋顶的花坛中。成熟后,赵某把叶子摘下,用茶叶包装袋灌装。谢某和赵某也是通过微信交易,收到谢某的微信转账后,赵某会根据谢某提供的收货信息和数量,以快递的方式向谢某或直接向谢某的下线发货。案发时,警方在赵某家中查获8400余克。

惠山区法院审理后判决:谢某犯走私、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一万元;赵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六千元;陆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千元;以贩卖毒品罪分别判处其余5名被告人拘役四个月至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不等的刑期,并处一千元至五千元不等的罚金。

该案的被告人大多数是90后,而且除了务农的赵某文化程度较低外,其他人都具有大专以上文化。近年来,贩卖毒品的被告人呈现出年轻化、高学历化的特征,不少年轻人因为好奇,在音乐节、酒吧等娱乐场所,受人引诱尝试吸食毒品,从而走上以贩养吸的道路。

目前大多数人对毒品的认识存在误区,认为“在很多地方都合法”“和酒精、烟草相比,危害更小”,以为的毒性和成瘾性不如和那么强,甚至都不能算作是毒品,事实上对人的中枢神经有巨大危害,会对记忆和行为能力造成损害,心理依赖性也更强,危害性不比任何毒品小。其实在全球范围内,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允许将合法化。联合国禁毒公约把列入品进行严格管制。在中国,就是毒品,受国家法律严格管制。(华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