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里的古代方国の弁辰走漕马国(石币之国——雅浦岛)

先民“一家人”,经由户路国(东京“一户人家群岛”)、州鲜国(硫磺岛群岛)、马延国(北马里亚纳群岛)、弁辰狗邪国(关岛),已经带我们游历了第二岛链的大半段。由州鲜国至马延国时,我们提到“马”代表着一段五百多公里的空荡海面,还特别遵循古义给这类说海不是海,说峡不是峡的海面定名为“海冯”以纪念古代冯夷的海上功业。又根据北马里亚纳群岛首府天宁岛(Tinian)三千年岛民建筑巨石棚屋为安的种种“巧合”,将那片海域命名为“天安海冯”。

现在关岛与下一站雅浦岛之间又有一段达800多公里的“海冯”需要跨越,故而《三国志》一书将其记作“弁辰走漕马国”。“马”仍然是跨越之意,我们不妨参照“天安海冯”,将此片海域命名为“天宁海冯”,以方便表述。

水运曰“漕”,而雅浦岛被称为太平洋上最善于航行的人,即便是当代还常有雅浦人纯粹靠着海风、海流和星空抵达夏威夷、日本以及太平洋更深处的塔希提岛。当然航行技术只是“漕”的前提条件,雅浦岛人不但有着最好的航海技术还有着与其人数、土地、财富完全不相称的复杂货币体系,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石币传统,磨盘一样的石币最大者可达3.5米之巨,小者则三五厘米,而且石材多是从其它岛屿运回,可见其曾经的“交易”繁荣,而雅浦岛却只有120平方公里,比北京大兴机场150平方公里都要小了不少,而关岛则有549平方公里。而且雅浦岛不仅北据关岛遥远,其它各方亦是无依无靠,或许正是基于自身自有条件的不足,造就了雅浦人“走四方”气概和习俗文化,“走四方,路迢迢水长长,迷迷茫茫一村又一庄”或许应该改编一首雅浦人的《走四方》,名字可以就叫《走漕马人走四方》。

现代民族学以及基因科学等方面的研究显示,雅浦人,以及广大的密克罗尼西亚岛群人民是4000年前从东南亚逐岛迁徙而来,或许还包括古代中国北方不断南迁东播的东夷。单就《三国志》能用汉字精确表述其特点并命名而言,雅浦岛以及周边岛民显然很早便生息繁衍于此。但另一方面,古辰国从东北亚一直延伸至此则又明确地表明了整个西太平洋区域是具有某种整体结构的共同体,绝非各自独立存在,这或许正是“相土烈烈,海外有截”所指。

本文全部成果及版权归汶山老师所有。汶山老师变卖家产十年闭关方有上述成果,现网络公开,转载或使用成果时请给予必要的说明和尊重。

学术最前沿,路带共同体必修课,敬请持续关注“中华论语会馆·汶上学术爆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