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政治风云突变

中新网3月10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3月10日发表社论《马国政治风云突变》说,马来西亚3月8日大选的结果,被形容为一场政治的大海啸。虽然反对党选前喊出了否决国阵三分二国会议席的口号,但朝野政党和一般政治分析员都没有预料到,执政党最终会输得这么惨,在野各反对党则会赢得这么多,因此,大家都感觉意外和惊愕。

如果就选民大举背弃国阵而言,大选的结果更像是一次火山的爆发。选举前吹起的阵阵“反风”,预示暴风雨的到来,但这些预兆显然都被低估了。虽然主流媒体在这方面有一定的反映,但选民的情绪显然更多的是通过新媒体发酵,反对党也充分的利用新媒体进行选战。

选举结果,国阵不仅失掉了三分二国会多数,也在一夜之间失掉另四个州(槟城、雪兰莪、霹雳和吉打)的政权,连原本已在党手中的吉兰丹州在内,共有五个州沦陷,国阵尝到了1969年以来的最大选战败绩。它虽然仍可以简单多数继续执政,但过去四十年来独霸天下的气势已去,阿都拉首相更是前路维艰。接下来,一般预料,巫统党内的反阿都拉势力必然会伺机而动,乘势进迫,撼摇他的权柄。据报道,要他引咎辞职的呼声已开始出现,前首相马哈迪也再次“逼宫”,要阿都拉让位给纳吉。

阿都拉在2003年接替马哈迪出任首相时,马国人民对他寄以厚望,因此在2004年的大选中把票都投给了国阵。国阵不只获得90%国会议席,还从党手中夺回了登嘉楼州。可是,四年下来,阿都拉“新政”却乏善可陈,既引起内部不满,更招致选民失望与非议,声望一落千丈,加上通货膨胀严重,影响民生,国内罪案频仍,肃贪不力,在在使民心思变。阿都拉政府和国阵因此付出了最大的政治代价。

不过,把一切都归咎于阿都拉显然是不公平的,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马国的族群政治和偏袒土著的经济政策,早已埋下少数族群不满的伏笔。国阵的骄惰,政治上的不公和贪腐现象,在基层积累反感时日已久,这股情绪终于汇成巨流,在本届大选中伴随着其他因素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大选前不久爆发的印度人大,宣示种族问题必将是这次大选的一大课题,事实证明,果然如此。不单是印度人和华人绝大多数投了反对票,向来支持巫统的马来人,有不少也转而把票投给了反对党。这很好地说明,经济发展缓慢、生活费高涨、贪污情况严重、治安不佳等因素是跨种族的。因此,这一次的反对票已经是超越种族界线年的华巫明显分立情况有实质上的差别。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觉得,这次大选可能会改变马国迄今为止的种族政治生态,具有分水岭的意义。

在痛失超过三分一江山之后的国阵,应该能够接收到选民所要传递的信息:没有不败的政党。越来越多的选民也已经对族群政治感到厌倦。不单实行数十年的新经济政策,将面对去留的最大考验,以种族政党为基础的国阵模式,也已经受到强力的挑战。少数族群成员党马华、民政和国大党兵败如山倒,已严重影响国阵的代表性。可以肯定的,大选虽已结束,但马国政治的新变化却刚刚开始。一个相对弱势的国阵政府,肯定也会对马国的内政外交产生深远的影响。

十几天的竞选活动,把选民的情绪推到最高点,投票后所出现的变局,也开始在刺激着各政党的敏感神经,选后的马国急需尽快进入冷却期,以恢复常态和理性。阿都拉首相坦然表示接受民主选举的结果,反对党虽胜不骄,显然也吸取了历史的教训,保持克制,不举行胜利,这是明智之举。如果这场大选就这样平静落幕,这将是马国民主的一大胜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