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加多:我所经历的数码革命

在“创世纪”项目过程中,我从传统胶片摄影转为了数码摄影——这是一次真正的革命,特别是对这个项目来说,因为这个项目使我面临着两大挑战:首先是拍摄我以前从未拍过的东西——风景和动物;其次就是改变了胶片尺寸。我开始使用成像尺寸为6×4.5 厘米中画幅相机拍摄,以确保照片在大幅展现时能有更好的质量。2004—2008 年,我使用的是宾得645 (注:645 相机使用的胶片尺寸通常为56×41.5 毫米。135 相机使用的胶片尺寸通常为36×24 毫米),在此之前我用的是成像尺寸为36×24 毫米的徕卡135 相机。

中画幅不仅仅是相机大小和重量的变化,更是整个景深的改变。中画幅相机处处与135 相机不同,它要求你要更多地运用光圈。所使用胶片的尺寸和比例也不同,中画幅相机拍摄的照片更方一些。我在用这种相机时拍摄的地平线经常是斜的,但这在我使用徕卡135相机时从未出现过。

使用36×24 毫米规格的相机时,我用Tri-X400 胶片;而使用中画幅相机时,我用的是Tri-X pan 320 胶片,是这个系列胶片的另一个版本(注:柯达Tri-X 胶卷有两种版本:320 感光度和400 感光度。400 感光度的Tri-X 胶片为36×24 毫米规格的相机和中画幅120 只能拍16 张照片的宾得645 相机所用。中画幅220 相机可以拍32 张。220 相机只可使用320 感光度的Tri-X 胶片。这是柯达在2010 年以前生产的),它是专为影棚和婚礼照片设计的,有光的时候还好,但是在热带雨林这种环境里用它拍摄就会很难。

所以我面临的情况是,胶片尺寸比原来大了3 倍,而且质量没有以前的好,由于原材料成本上升,胶片的成分也改变了。由于银的成本上升,感光剂中银盐的含量就降低了,从而导致成片的灰度范围大大减少。我与两家巴黎的实验室—影像实验室(Imaginoir)和菲利普·比奇利(Philippe Beachlier)实验室,一起研究新的特别冲洗方法,以改善成片灰度范围减少的情况。影像实验室改变了柯达D76 显影液的传统化学配方,菲利普和我也在德国中部找到了一种新的显影液(Calbe A49)。总之,这是一个极为微妙而复杂的过程。

“911”事件颠覆了摄影师的生活。各地机场设立的电子安检设备,让摄影师携带胶片旅行成为噩梦。当胶片从X 光安检设备过三四遍后,其灰度的范围就会大受影响。我在推进报道计划时,机场的安检也在一点点加强。出发前的一星期,我和雅克开始担心。我是要去世界的另一头,在条件艰苦的地方拍摄,我知道我的胶卷没有保证,每次出行,我都把600 个胶卷放在一个小箱子里,使之成为28 千克重的手提行李。每一次我都要与机场安检人员争执,尽管我有巴黎竞赛画报社和柯达公司给我开具的需要手工安检的证明。但为此,我不知错过了多少航班,因为安检人员不听我的解释,我只能直接去机场办公室提要求。最后,这事变得极为复杂,我甚至一度要放弃我挚爱的摄影。但与此同时,数码摄影的发展有了很大的进展,我开始考虑这一选择。

菲利普·比奇利是我的摄影师朋友和优秀的数字影像专家,他向我保证用最新的数码单反相机可以拍出绝对高质量的图片。2008 年6 月,我们开始做一些对比试验。佳能(Canon)公司借给我一台最精密的产品——1Ds Mark Ⅲ。看到极佳的影像效果后,我意识到我可以转用数码了。接下来的主要问题是在硬盘上保存这些影像。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我和菲利普实验室的印刷专家瓦莱丽·胡(Valérie Hu)、奥利弗·贾敏(Olivier Jamin)以及杜邦(Dupon)实验室一起近乎疯狂地工作,最后,我们找到一种从数字文件中得到4×5 规格的黑白底片(4×5 英寸底片大小大约10×12 厘米)的方法。这些底片质量极好,这样我们可以继续从数字文件中得到底片进行明胶银盐印刷。我们避免了底片保存问题,整个行业现在还没有解决这一问题。

我不会编辑,即不会在电脑屏幕上选片。我从未在电脑上工作过,数码摄影没有改变我的工作方式。我现在与从前工作的唯一区别是,我不再背着原来那28 千克重的胶片箱子,而是携带700 克重的储存卡旅行了,它完全不怕X 光。我从来不带电脑或者硬盘,我总是从取景框中观察拍摄。回到亚马逊时,我们把照片小样在喷墨打印机上打出来,然后像从前一样,用放大镜仔细观察,而后阿迪瑞·布伊隆(Adiren Bouillon)做出一些13×18厘米大的样片,我和弗朗索瓦丝·皮法尔(Françoise Piffard)初选,负责小样的马西娅·马里安诺(Marcia Mariano)来协调,瓦莱丽和奥利弗印出24×30 厘米大小的样片。我从胶片到数码的变化主要来自团队的支持。这其中最大的变化,是印刷的质量更好了。

以前,我用自然光拍摄很难获得完美的照片。在放大机上,曝光只有那么几秒钟,也很难得到完美的照片。现在完全可能了,打印机可以在拍摄的影像中的每一处进行后期加工。技术进步的另一个优势是,我可以在极暗的光线下工作,只需增加感光度即可。如果我20 年前就用数码相机拍摄,我得到的好照片可以是原来的2 倍以上。从前我在室内拍摄的95% 的照片都无法使用,因为我拍的是正在移动的人。从前使用1/4 或者1/2 秒的快门速度拍摄移动的人,很难获得清晰的图像,而使用今天的设备,我做到了。

同时,数码摄影技术的推广使用减少了对环境的污染。以前每天都有成千上万升废定影液被倒掉,现在有了电脑和打印机,这种污染被大大降低了。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